首页 »

到“田汉在上海”主题文献展,触摸文化先驱在上海的红色足迹

2019/11/14 2:26:56

到“田汉在上海”主题文献展,触摸文化先驱在上海的红色足迹

“文化先驱:田汉在上海”主题文献展27日在上海图书馆近代文献目录厅开幕,并举办“田汉在上海”文献研究座谈会。

 

今年是田汉诞辰120周年,从辛亥革命的学生军、新文化运动的艺术实践者、左翼文艺运动的领袖、抗日民族解放战争的宣传家、世界和平事业的讴歌者,到新中国戏曲改革的领导者,他一生创作了大量戏剧、戏曲、电影剧本和诗词、歌曲作品,为我国文艺事业作出杰出贡献。上海是田汉重要的生活、工作与创作之地,在沪期间,他领导了上海的新文艺运动,完成了一系列著名戏剧、电影、歌曲词作、诗词和翻译作品,成为上海红色文化的宝贵资源,其中尤以《义勇军进行曲》的创作最为光辉。

 

此次文献展以田汉早年留学与初到上海时期、南国艺术运动时期、左翼文艺运动时期、全面抗日运动时期和反内战时期为时间脉络,展现田汉在上海的红色文化足迹。1921年,田汉回国后长期居住在上海并投身新文艺运动。他办过《南国》半月刊、《南国》月刊等刊物,组织“南国电影剧社”,拍摄电影《到民间去》等。1927年秋,田汉任上海艺术大学校长时,作为教育实践活动,在校内开辟小剧场,举行“艺术鱼龙会”,演出由他创作的《苏州夜话》《名优之死》等,在戏剧界产生广泛影响。上海艺术大学宣告解散后,田汉创办了南国艺术学院,设文学、戏剧、绘画三科,学生中如陈白尘、郑君里、赵铭彝、吴作人等,后来都成为艺术界的杰出人才。在学校受到政治和经济双重压力被迫停办后,田汉又创办了南国社,在上海、南京、杭州、广州、无锡等地公演,其影响日益扩大,推动了我国话剧运动的开展。随着社会形势变化,田汉加入“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后,发表十万字长文《我们的自己批判》,毅然向左转,由南国艺术运动转左翼文化运动。

 

1931年1月,“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成立,田汉当选为“剧联”总盟执行委员会书记,统一领导全国的左翼戏剧、电影、音乐的救亡运动。1931年1月至7月,田汉创作出左翼抗日救亡戏剧有29部之多,包括第一部左翼歌剧《扬子江的暴风雨》,赞颂女性参加抗日救亡的话剧《暴风雨中的七个女性》,描写华侨回国投身抗日的话剧《回春之曲》等。1931年至1937年,上海一些影片公司摄制放映多部左翼救亡影片,仅田汉就创作出16部左翼电影剧本。“九一八”事变后,田汉写过《马占山》《中国的怒吼》《民族生存》《肉搏》《烈焰》《风云儿女》等许多抗日救亡题材的电影剧本或电影故事。在左翼文化运动时期,田汉还与聂耳,冼星海,贺绿汀等左翼作曲家合作,创作出左翼救亡歌曲43首,包括《毕业歌》《四季歌》《天涯歌女》等。

《忆江南》剧照

 

展览还特别呈现“国歌的诞生”单元。1934年,上海电通公司为了支援抗日救亡,聘请田汉写了一个文学剧本。就在影片筹拍之时,田汉被反动当局以“宣传赤化”的罪名逮捕,电通公司为了尽快开拍,请孙师毅把田汉的文学剧本改写成电影剧本,孙师毅征得田汉的同意,将影片改名为《风云儿女》,影片主题曲即《义勇军进行曲》。1934年田汉被捕后,去监狱探监的同志辗转带出他在狱中写在香烟盒包装纸背面的歌词,即《义勇军进行曲》原始手稿。《风云儿女》筹备期间,聂耳准备去日本避难,得知电影《风云儿女》有首主题歌要写,主动要求为歌曲谱曲。1935年4月18日,聂耳到达日本东京后,完成曲谱定稿,并在4月末将定稿寄给上海电通公司。1935年,随着《风云儿女》公映,《义勇军进行曲》引起强烈反响,成为流行极广的抗战歌曲。《义勇军进行曲》命名人朱庆澜是抗日名将,“九·一八”事变后,联络各界人士,积极支持抗战事业。1934年,听闻电影《风云儿女》拍摄,他欣然资助。由于电影主题曲没有歌名,朱庆澜在“进行曲”3个字前面加上了“义勇军”,从而把该曲命名为“义勇军进行曲”。

1950年,田汉在文化部戏曲改进局时邀请京剧老艺术家共商戏曲改革大事。前两排自左起:杨绍萱、马彦祥、金仲仁、鲍吉祥、张德俊、王凤卿、梁小鸾、王瑶卿、马德成、尚和玉、李洪春、萧长华、程砚秋、谭小培、云燕铭、田汉

 

实物部分,展览展出田汉在沪主办和大量撰稿的《南国月刊》《南国》《醒狮》《少年中国》等报刊杂志,刊载田汉近况与作品的《星华》《新华画报》《戏世界》《娱乐》等期刊,以及中国戏剧学院提供的部分老戏单和田汉先生及其友人的老照片等。展览由中国田汉基金会、田汉研究会与上海图书馆共同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