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他,轻轻敲开一扇又一扇艺术之门

2019/11/9 1:14:08

他,轻轻敲开一扇又一扇艺术之门

毛时安美术评论《敲门者》的第一篇是综评,从发端于清末明初的海上画派源头谈起,论及15位老画师对海上画派人文传统的继承和发展,这篇开卷文章使全书纲举目张。之后收录了38篇个评,评论的多数是上海画家中的佼佼者,大体按年齿排列,从中可以看到当今海派绘画发展的脉络。此外还收录了部分评论非海上画家和海外画家的文章,以及评绘画思潮、流派的文章。

毛时安的美术评论视野开阔、思维活跃、文采飞扬,读来令人兴趣盎然,甚至超过我对他的文学评论的阅读感受。这可能是因为美术评论面对的是视觉图像,更能触发评论者的灵感和想象。

他对评论对象常能知人论世,出古入今,联系传统和新流派、新思潮予以通透的分析。通过对他们代表作的文本解读,阐释其在个人创作道路上的变法创新,以及艺术特色和艺坛上的地位。

 

毛时安

 

所有的个评,大多能搭脉点穴,切中个体的特色,有时还能切中时弊。

评朱屺瞻时,他提及了这位百岁画家艺术生命力和创造力的关系,将生命延伸到宇宙的浩茫与微妙,具有自觉的宇宙意识。

评程十发时,指出他曾身处充满悖论的时代语境,有着时代的局限,却又在那个时代的夹缝中机智顽强地生存下来。那个时代终于如过眼烟云,而他的艺术却没有凋零,保有朝花般的魅力。他又指出程的笔墨之间有学问书香,但不是董其昌式的士气,而是走向民间,再把某些民间的东西带回到文人的案头砚边。凡此都是很精当的评论。

 

程十发作品。

 

毛时安还对青年画家的创新予以很多的关注和阐释,例如对上海新架上画派俞晓夫的评论。作为观众,我觉得俞晓夫的画重重叠叠,是跨时空的组合,类似摄影艺术后期处理中的叠加,或者说多次曝光,其实也是后现代的一种混搭拼接。在古钢琴系列画中,古钢琴喑哑的琴键上满含着对逝去美好的悼念。他的作品常常有一个过去的幽灵在游荡。而毛时安称他为“迷宫艺术家”,我也很认同,不知俞晓夫是否受了迷宫小说家博尔赫斯的影响?

而对黄阿忠的《静物系列·花》,毛时安的评价也很高,用了许多排比句,如写散文诗,很能显示海派批评的风格。不是虚美的空论,而是点出了时间淡化空间模糊的原创性,认为他关于花的美丽梦幻是不可复制的。

上世纪80年代初,毛时安还是位意气风发的新锐评论家。时代总是为有准备的人提供契机,他在文学艺术界一些平台上的多次“转移”,使他迅速成长为一位成熟的评论家,而且在不同的艺术门类中不断实现跨界,这在上海和全国范围内都是少有的。这本书的书名为《敲门者》,而毛时安自己何尝不是一位敲门者,他以自身的努力,敲开了一扇又一扇艺术之门和人生之门。

这本书的品相也是极佳的:豆沙色的布纹封面,右上角压着三个红金大字“敲门者”;中间贴着一张象牙白的纤维纸,也是右上角,压着一行哑银副题“叩开艺术家的心灵之门”;封底中间上方镶嵌着画家俞晓夫的代表作《我,轻轻地敲门》,和封面遥相呼应,也和书名暗自契合;左扉页作者介绍上方是一枚韩天衡制的名章;右扉页肖像左下角是作者的签名。据说,毛时安全程介入了书的设计装帧。

 


《敲门者》
毛时安 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

题图来源:网络 图片编辑:笪曦